主页 > 创主流价值 >要求所有国会议员出席‧安美嘉愿与选委会商谈 >

要求所有国会议员出席‧安美嘉愿与选委会商谈

2020-08-05

要求所有国会议员出席‧安美嘉愿与选委会商谈(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6日讯)净选盟联合主席拿督安美嘉与巫青团长凯里週三晚在辩论会“正面交锋”,安美嘉以选委会不愿删除可疑选民动机质疑选民册的乾净度,而凯里则炮轰净选盟不愿与选委会坐下讨论问题,而是“未审先判”误导群众走上街头。安美嘉表明净选盟经不再信任选委会,没有必要坐下来商讨,不过,她在凯里一再“邀约”下,同意参与由对方安排与选委会的会谈,唯条件是必须在所有国会议员出席参与。这场由《马来邮报》举办的辩论会,反应热烈。由于座位有限,主办单位採取先到先入座的方式,并在会场座位填满后,拒绝让群众再进入会场,一度引起民众的喧哗抗议,引起一些小插曲。辩论会是由安美嘉先开始,她引述政治分析员王建民的分析报告挑出选民册存在的疑点,包括4万2000名可疑选民、选民性别错乱、非公民获得选民资格、选民身份重叠、邮寄选票激增等问题,证明我国的选举制度确是存在舞弊。选委会不随便删除选民她不满选委会淡化这4万2000名选民的问题。她说,事实上,这些选民人数就足够推翻雪州政府,它绝不是一个小数目。凯里反驳安美嘉的指控则说,所谓的4万2000名可疑选民其实是因为他们没有更换新身份证,还沿用以前的7号码身份证而引起问题。“当中也有一些经逝世者,因为家属没有向国民登记局报死而导致名字依旧存在选民册内。”他透露,国民登记局是在对选委会所提呈主要选民册进行审核时,发现这些情况未明的选民,选委会于是将这些名字展示查证,结果后来有千余名选民站出来,力证他们的选民资格。所以,选委会不能随便删除他们的选民资格,这是宪法赋予国民的权力。他促请安美嘉不要对选委会有成见,同时先发制人,并做出误导民众的言论,并引领民众走上街头。安美嘉:选委会没查选民是否合法安美嘉认为,凯里的论据是站不住脚的,因为法律授权选委会通过沿户拜访和发信的方式去鑒定一个选民是否合法,可是选委会却没有执行这个机制。选委会一方面“违反”宪法,但在处理删除选民一事上,他们却突然忸怩和“尊重”宪法。她说,大马选民册分析计划(MERAP)的分析,点出10项重要的问题,当中有至少310万名选民身份证地址与选区不相符,还有6万多名外国公民名字出现在选民册。“310万的数目是令人不安的。这个名单是国民登记局在2002年提供给选委会的,可是选委会到今天却依然甚幺都没有做。”她说,选委会企图淡化0.3%的误差,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因为在下一届的大选中,输赢之间的间隙非常之小。“如果坚持说选民册不存在问题,为何国会特委会建议成立皇家调查委员会来调查沙巴外国人选民的问题?”安美嘉要求落实8诉求凯里语塞安美嘉批评凯里只是一味接受选委会的说法,没有持开明态度聆听人民的声音。对于凯里指责她不信任选委会,并要选委会辞职,安美嘉说,现在的选委会的官员都是公务员思维,与他们讨论是不会有结果。“如果选委会去年接受跨党派的独立小组着手清理选民册,那现在这就不再是个问题。”在双方坚持不下时,安美嘉突然提出要求,要凯里保证是否可以在来届大选之前落实净选盟的八大诉求,这个问题让凯里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应。凯里稍后自我调侃说,他知道自己是没有官职的巫青团长,他也不是首相,不可能知道何时大选。“可是,首相已经承诺将会举行公平和自由的选举。”对于出席者询及国阵输掉全国大选,凯里说:“输就是输,如果国阵输掉大选,会遵守规则和平交出政权,就如之前交出槟城、吉打、雪州、吉兰丹和一阵子的霹雳州政权般。”凯里:净选盟集会理由误导人凯里出示净选盟的传单,炮轰净选盟展开静坐集会的理由有误导性。他辩称,如果这4万2000名选民全是幽灵选民,那就不会有1248名站出来证明他们还活着或者向选委会报告其亲属已逝世。他强调,这些选民错只是在于他们没有更新身份证,可是,选委会不能因为他们不“活跃”就删除他们的选民资格。他指出,净选盟提出的8大改革诉求中,7项经获得国会选举改革特委会通过落实。特委会最终的报告仅是出在“时限”上,包括给予选委会3个月时间寻找适当的机制处理海外选民的问题。“既然如此,为何要走上街头?我尊重你的权力,但你已经未审先判及歪曲事实。”雪大臣被换选区安美嘉:选委会有问题凯里:是纠正非搬迁安美嘉举例雪州大臣丹斯里卡立被选委会从八打灵南区“搬迁”至吉隆坡班底谷力证选委会存有问题。不过,在这个问题上,凯里反讥说,卡立作为雪州大臣,早已不住在八打灵16/2路,而是住在沙亚南雪州大臣官邸,迄今没有更换地址,根本没有资格说些甚幺。凯里强调,卡立选区从八打灵南区被划入班底谷不是一项搬迁,而是一项纠正。“选委会通过电子地理执法系统,发现卡立住址属于班底谷,于是将之纠正而已。”海外选民投票凯里:3月内寻适合机制安美嘉:1年前就该进行双方针对海外选民的课题展开激辩,凯里指出,选委会将会在3个月时间寻找出适合的投票机制,但安美嘉则认为,这应该早在一年前就进行。“海外选民的问题经存在很久,为何现在才来处理?”对于出席观众指凯里把选举改革的大问题大而化小,凯里辩解说,他是因为受辩论时间所限制,只能从小处,针对性的解答问题,而非逃避。‧2012.04.27
上一篇: 下一篇: